看见那堆煤灰了吗?那是我

【瑞金】在手上绽放的花火

*背景是现代,OOC,有BUG 而且很多地方是自己瞎掰的

*自娱自乐产物,全文3000+,文笔什么的是没有的(嗯)

*我、我不要脸的求小心心和评论(捶地哭)

 *其实我给这篇文画了个图→虽然画得并不好

 

 

 

 

 

夏天。

 

即便是夜晚,蒸腾的热气也如同洪水猛兽一般,让人无处可逃。偏偏这个时候碰上停电,人们只好离开被暑气侵袭的房间,熙熙攘攘地走在开阔的大街上。

 

金不知道从哪买来两根雪糕,拆开包装,先递给格瑞,再拆开另一袋,两个人走在人群熙攘的大街上,有一下没一下地舔着。

 

果然是牛奶味的,格瑞向旁看了一眼,心想下次或许可以换个口味试试。

 

“好热啊!怎么晚上了还怎么热!”金咬了一大口雪糕,似乎是要将空气中的热气和冰凉的雪糕一同融化在口腔里。

 

“心静自然凉。”

 

“格瑞你又来!这么热怎么可能……唔……静的下心嘛!”似乎是嘴里的雪糕太冷了,金的表情有点不太自然,说话也有些含糊。闭紧嘴巴忍了好一段时间,脸上才渐渐恢复成平常的阳光模样。四处张望了一下,蓝色的眼睛中带着闪耀的光彩,“不如我们去那边的商场吧!”

 

商场人太多了。

 

格瑞并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从小他就远离人群,习惯了独自一人,与其吵吵嚷嚷地和别人挤作一团拉低效率,倒不如自己解决更加实在。

 

可是他的发小是个意外,在无数确定性中的唯一一个可爱意外,但他并不讨厌。

 

他看了看金闪着期待光芒的眼睛,瞥了一眼拥挤的百货商场,沉默地舔了一口有些融化的雪糕。

 

“格瑞,我们去商场吧!”

 

“不去。”

 

“为什么啊!难道你不觉得在外面很热吗?我现在站在这里都能感受到空调的凉意啦!”

 

“不去。”

 

金瞥了瞥嘴,三两下吃掉了剩下的雪糕,向垃圾桶小跑着,一边跑还回头向格瑞做了一个鬼脸。没有注意到路边发传单的人,一个不小心撞了上去,传单像鸟儿抖动翅膀散落的羽毛,哗啦啦的散落了一地。

 

金发的男孩的脸上写满了歉意,不断低头说着“对不起”,并蹲下身去,一跳一跳地捡起散落的传单,金色的头发在暖橘色的路灯下随着主人的动作一动一动的,活像一只寻找食物的金毛兔。格瑞丢掉手中的雪糕棍,不动声色地走上前去,蹲下身帮金捡起地上一张张的传单。

 

等到他们悉数捡回离开后,金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似乎在做什么重大的决定。

 

格瑞在他身边走着,在多数时候,只要金不开口要求什么,他也不会多问。金也不是会提无理要求的人,一切由金自己决定,他很清楚自己作为一个陪伴者应该做些什么。

 

果不其然,金发的少年抬起发亮的眸子,带着前所未有的神采,兴奋地说出自己的决定——或许也不是什么深思熟虑之后得出的结论——“格瑞!我们去看烟花吧!”

 

格瑞被这突如其来的要求噎了一下:“烟花?”

 

“今天不是那个什么节……哎我记不起来了。刚刚的传单,上面写着今天晚上要举办大型烟花表演呢。”金用力比划了一下,“大型的哎!我们多久没看过烟花啦?”

 

——或许是个不错的想法,格瑞略微思考了一下,“表演在哪里?”

 

“……”好吧,其实金只看了个大概,完全没有注意到细节。

 

格瑞看着他微微僵硬的脸,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转过身说:“现在回去吧。”

 

在夜空中绽放的花火,它从不会吝啬自己,在那声号角之后,向四面八方展示它只此一瞬的美。

 

也同样在多数时候,只要格瑞没有明显地拒绝他的请求,就说明这个请求,格瑞答应了。对这一点再明白不过的金,快步跟上格瑞的步伐,两人朝同一方向走去。

 

公寓大楼依旧漆黑一片,似乎要与黑色融合一般,没有一点灯光的亮度。

 

哦对了,现在还在停电。

 

格瑞拿出手机,轻触几下,白色的光一瞬间充斥着整个楼梯间。两人一前一后地走上楼梯,金本以为是要回家拿上什么东西去会场,他觉得格瑞知道会场在哪里,可是过了楼层格瑞却依旧不急不慢地在前面走着,这让他颇为不解。

 

于是金轻轻扯了扯格瑞的衣角,只有一点点的力度,却足够让面前人注意到:“格瑞,我们要去哪里?”

 

格瑞拉住他牵起衣角的手,在手心里轻轻地揉了揉,少年的手带着属于这个年纪的稚嫩,软软的,却又骨节分明。格瑞打消了莫名升起的紧握念头,拉着他的手向上走去。“我们走到最顶层,看烟花。”

 

随你吧,看你想看的烟花。

 

今夜难得起了风,虽说带着无法消散的暑气,但站在顶层天台上,吹着自然而来的风,那真是比任何一处的冷气还要舒服。

 

金色的和银色的发丝随风飘舞,两人的发因风交缠在一起,轻轻地相互触碰,之后分开。它们的主人趴在天台的护栏上,一个扬起期待的神情等待着天空绽放出的璀璨,另一个却用手掌遮住半张脸,似乎在斜眼看着什么。

 

等了半晌,深蓝的夜空中繁星渐亮,周围不再是一成不变的漆黑,却还是不见绚烂烟花的踪影。

 

抬头看了这么久,金也有些累了,他左右晃了晃酸痛的脖子,动了动因长久挤压而有些酸痛的手臂,滑稽的动作让格瑞有些想笑。

 

“格瑞,其实我们很久没来这里了呢。”金背靠着护栏,闭上眼,“我还记得,我在这里藏了不少东西嘿嘿。” 

 

这个地方是他们曾经的秘密基地,小时候金要是有什么新得到的东西,就会把格瑞拉来这里,和他一起分享。

 

说到藏东西,金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蓝色的眼睛直直的映入格瑞的紫眸,上翘的嘴角怎么也藏不住:“格瑞,把你的手机借我一下。”

 

格瑞掏出手机,递给金。金打开手电筒,跑到某个角落,一阵翻找的声音过后,手里多了两样东西——长方形的盒子,似乎上面还有字,格瑞看不太清楚。

 

“格瑞!你看我找到了什么!”

 

——一包手持烟花,还有一个打火机。

 

金快速翻找了一下生产日期,很好,还在保质期内。拆开烟花的包装,让人可惜的是里面只有两根了。金鼓起脸颊,表示强烈的不满。

 

两根烟花被取了出来,金把其中一根递给格瑞,格瑞伸出手掌表示拒绝,金只好将它放回盒子里。

 

关掉手电筒,金按下打火机,却发现怎么也打不出火来。打火机仅仅是闪了几下火光,预想中的火苗却一次也没有出现。

 

“哎……?怎么回事啊……”即便在黑暗中无法看清金的表情,听声音格瑞也猜得出少年心中的几分失落,“是放太久了吗?”

 

“或许是风的原因。”格瑞直起腰,伸手将金转了一个背风的方向,凑上前,银发随着低头的动作自然垂下,金发和银发触碰着,两人的鼻息在空气中交融,难以区分彼此。缓缓抬起手,包围着点火处的两边,最大程度上减轻风的影响,“你再试试看。”

 

金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了,幸好他的反应还算快,立刻按下打火的按钮,才没有造成两人尴尬的局面。

 

反复尝试了几次,打火机依旧毫无反应。金从来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他抿着嘴,坚持不懈地按下打火按钮。格瑞也一直保持这个姿势,和金一起等待着那簇微小的光芒。

 

那簇微弱的光芒,顷刻间,照亮了两人圈起的小世界。

 

紫色的眼眸中也闪烁着跳动的金色火光。

 

金把手中的烟花靠近火苗,烟花像是得到响应一般,跳动起闪耀的火花。

 

小小的火花无法让整个夜空都染上鲜明的色彩,却足以照亮两人的面庞,金孩子般兴奋地挥了挥烟花棒,在漆黑的夜晚中划出一道道光芒,组合起来似乎能成什么字或者图案,而又转瞬即逝。跳动着的焰火发出细小的爆炸声,在仅有两人的天台回转,随后消散在夏夜带着热意的空气中。

 

格瑞在一旁,静静地看着。

 

“格瑞!”金朝着格瑞的方向举起燃烧中的烟花棒,四散的火花如星星一般,“你看!烟花!”然后他得意的笑了两下,金色的花火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怎么样?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烟花表演!”

 

格瑞看着金,微微张嘴,似乎要说些什么。

 

“嘭——!”

 

天空中扬起绚烂的花朵,正好在金的背后绽放出最美的姿态。

 

听到声响,金迅速转过头去,空中接二连三的、五彩缤纷的花火,让人目不暇接。金从盒子中抽出仅剩的一根,就着还没燃尽的烟花点燃。

 

“格瑞,你也来!”

 

格瑞这次没有拒绝。

 

两个人靠在天台的护栏边,手中拿着烟花棒,金还将烟花棒高高举起,像小孩子吃了奶糖一样兴奋。

 

格瑞突然想到以前金从秋那得到了一盒手持烟花,那时候兴奋地说着要和自己一起玩,还郑重其事地在上面写上了两个人的名字。

 

不过为什么好好一盒烟花就只剩下两根了呢?

 

算了。格瑞并不打算深究。

 

两个人就这么站着,一直到手中的烟花熄灭,一直到城市恢复了原来灯火通明的模样,一直到盛大的烟花表演结束,他们才起身离开。

 

“回去了。”格瑞转过身。

 

“好的!格瑞你等等我啊……”

 

回去的路上,金的心情看起来不错,难得哼起了小曲。“格瑞,”金问,“你觉得今天的烟花怎么样?”

 

格瑞看着他:“还不错。”

 

“哎——不是应该说‘很漂亮’啊‘很壮观’啊之类的词汇吗,还不错指的是什么啦……”

 

——还不错,特别是放烟花的人。格瑞始终都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

 

 

 

 

 

 

看到最后的都是天使(抱住哭泣)

感谢您的阅读><

评论
热度(9)

© Anin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