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那堆煤灰了吗?那是我

【影日】日向翔阳的消失(短/完/略暧昧?/HE)

*嗯这里语死早注意,全篇流水账注意,逻辑被吃了注意
*ooc注意
*题目和文章才不是一对好cp
*结局坑爹向


——————

“All right!”

“影山nice!”

“再来一球!”

影山飞雄抓起自己的衣领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衣服的布料让他有点不太好受。

他转过身,略微低头向右边投去目光。

——那里一个人也没有。谁都不在。

日向他,已经好几天没来了呢。

平日里一大早遇到他,总是会赌气一般用百米冲刺的速度比赛跑到学校,然后两个人趴在体育馆门前的地板上大口大口地喘气,吵吵闹闹地报出自己与对方比赛的战绩成果。

而现在,即使他在那个相遇的路口等他,即使他等到不得不离开的时间,他依旧没有看见那个充满朝气的橙色身影。

也不是没有去问过老师。当某一天他鼓足了勇气,用略带别扭的声音向日向班里的班主任问起时,得到的回答却是——

“我也不太了解,日向他只打了一个电话过来说要请假,就再也没有消息了。我这里也很头疼啊。如果那孩子一直都不回来的话,我就有点难办了呢……”

站在学校的自动售货机前,手中的硬币迟迟没有放入售货机中,只是看着自己最爱喝的那种饮料,久久不移开视线。

如果日向一直不回来的话?

如果他就这么消失了的话?

他看着自己的手,因为常年打排球而带着薄茧的手,日向有一次和他半开玩笑地说,影山你的手这么好看脸长得还不赖而且身高又高为什么不去做模特啊。

当时他一戳他的腰,如预期般听到他吃痛的声音,怒喝道,我去做模特了,谁来给你托球?

但是托球的人还在,接球的人却不在了。

胸口有些闷闷的,是最近早上没有跑步的缘故吗?

影山回过神,手中的硬币因为长时间攥在手里而微微发热。影山看着售货机也没了买饮料的兴致,撇了撇嘴转身离开。

明早开始,早点起床去跑步吧。

影山抬头,望向天空,耀眼的太阳刺得他睁不开眼睛。

上一次自己一人跑步,是什么时候了呢?


*


日向回来的那天,是个下着大雨的早晨。

远远的就看到那从衣领里露出连衣帽的奇怪样式的校服和独特的背包,它们的主人缓缓地向前走着。

影山特意加快了脚步,想要确认,但是为什么这样做,他也不知道。

也许只是出于本能。

直到他看见压低的伞面下那一撮靓丽的橙发,他才确定——

——是日向,日向他回来了。

心底的某处舒了一口气,他快步上前,拍了一下日向的肩膀。

“哟,好久不见。这几天你去哪里了?”

“好久不见。早上好。”

两句对话过后,便是一阵沉默。

日向犹如逃避一般,拒绝回答他的问题。

他看向他的眼睛,原本明亮的眼珠蒙上了一层灰蒙。

如同下雨时遮挡阳光的乌云一般。

一路无话。

到了学校体育馆开始例行的晨练,众人惊讶日向的突然回归,你一言我一语地和日向交谈起来,日向被前辈们围着,兴奋地做了几个扣球的动作,表明自己一切安好。

不过这几天日向到底去了哪里,去干什么,他一概闭口不谈。

日向和他的配合依旧像几天前一般默契,丝毫没有衰退。还是像以前一样,扣球得分后会兴奋地大叫,结束时会用一大堆不明意义的拟声词蹦跳着向别人比划。

菅原前辈一边收拾场地一边笑着说,日向君还是没变呢,真是太好了。

没变……吗。


*

影山是在教学楼的屋顶上找到日向的。

想到平常日向也是在这里吃饭,所以他没怎么深思过就来了。

事实证明他想的不差。

早晨下了大雨,屋顶上坑坑洼洼积着雨水,倒映着被洗得蔚蓝的天空。

他看着日向,日向正看着天空发呆。

过了一阵子,他像想起什么似的回过神来,慌慌张张地打开自己的便当盒。

啊,午休时间快要结束了呢。

“喂。”

“噗!”

影山满脸黑线地看着日向捶着自己的胸口,不停地咳嗽。

“你在干什么啊影山!突然出现也要打个招呼啊会吓死人的好不好!”

“是你坐在那里发呆没看到我关我什么事!”

“……”

“……算了。”

影山略微愣了一下。

本以为日向会立刻跳起来,生气地和他斗嘴,但是得来的却是一句“算了”。

“算了”是哪门子的回答啊?!

影山有点生气。

他一把拍向日向的肩,低着头,额前的刘海遮挡住他半边的脸庞,看不见他的表情。

好……好像看到了影山身后的黑气压……

“你知不知道……”

影山抓紧了日向的肩膀,日向感到有点痛。

“你不在学校突然失踪的这几天……”

日向略带惊慌的神色看着他。

“我一直很生气知道吗!!!”

“为……”

“早上的时候看不到你,下课的时候也看不到,社团活动的时候也没有你的快攻,你不在我有多生气你知道吗!!!”

“一直都想着什么时候能见到你,甚至还在那个路口等待着你,你却不出现这是为什么啊混蛋!”

影山用比平时大了好几分贝的声音吼着,像是在向日向发泄一直以来自己心中的不满。

“现在我不是回来了吗你叫什么啊影山!”

“是啊你这个人是回来了”

“但是我要的是原来那个直率毫无保留的信任我的日向你知道吗!”

“现在的你……算什么啊……”

影山咬住了嘴唇,手从日向的肩膀放下,攥紧了拳头。

拳头划过劲风,擦着日向的脸猛地砸向身后的墙壁。

算什么啊……

手好痛。

日向也没说话,是我吓到他了吧……

影山稍微抬起头,想要看清日向的表情。

日向也低着头,只看见他的嘴巴抿成一条线。

果然……

留在这里也没什么好的,还是回去吧。

打在墙上的拳头缓缓松开,转身正要离开,却被人一把抓住。

“影山你这么大力打在墙上,到时候手出了什么问题打不了排球,我可不负责哦!”

“但是啊……”

日向抓住他打向墙壁的手,握在自己的手心里。

日向的手比起影山的略小,并不能完全包住。

手心能感受到日向的温暖,如同将暖阳握在手心里一般。

“如果没了影山的托球,我会很困扰的!”

影山怔怔地听着。

……感觉好像被击中了。

“那个……虽然不太明白……但是感觉上是我有什么地方做错了的样子,我还是姑且说一句对不起吧。”

日向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说道。

“喂影山你有没有在听啊!好歹我也给你道了个歉诶!”

日向绕到影山跟前,戳了戳他的手臂。

“听……听到了。”

“那就可以了吧!我可以不说下去了对吧!”

“你先告诉我……”

影山摆出了极不情愿的表情。

“今天早上的你和刚才的你……”

为什么要摆出那样的表情呢?

为什么在私下摆出那样的表情,却强打精神面对别人呢?

有事情为什么不说?

我……不是你的搭档吗……

“这几天不在这里,是去处理点事啦。”

日向看向一边,稍微抓了抓自己的脸。

“具体的……不太好说。现在想起那件事,就觉得……”

日向低下眼,咬住自己的嘴唇,似乎剩下的部分不愿过多提起。

影山看着眼前矮小的少年。

似乎真的遭遇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影山挺了挺腰,午后的阳光洒落在他的发间显得更加美丽。

“你现在不想说的话就算了。”

他看见了日向有点涣散的目光。

“但是以后有机会的话要好好地说出来!不许什么事都埋在自己心里,知道了吗!”

“我不想……再看到你摆出那样的表情……”

日向逐渐睁大了眼,心里泛起阵阵涟漪。

随即他看向他,相视一笑。

“嗯。”

*

“日向你老是用脸打球干什么啊!有本事你直接用你的笨蛋脑袋顶过去啊!”

“烦死了我知道啦!”

影山飞雄和日向翔阳,在那几天之后,依旧进行着他们的日常。


——————

会不会感觉结尾有点坑爹(深沉)
我也没想到更好的结局了谁来帮我想想……
如果有觉得文风不对和人物剧情坑爹的小天使们,
请让我说声抱歉。
加上这么久才出来一篇毫无意义的东西那边还有个会魔法的日向君等着出嫁呢(喂)
嘛……最近有点事情啦……导致没什么码文的心情
话说大家来猜猜翔阳酱是为什么消失的呢~

谢谢看到最后的大家!
欢迎指导&留言!



——————
*摆在了奇怪的地方的特典小剧场

影山:日向。

日向:嗯?

影山:你可以放开手了吗……感觉好像我们两个要互相告白一样……

日向://////对不起!!!

评论(15)
热度(14)

© Aninte | Powered by LOFTER